未成年人犯罪问题探析

2014-09-16

未成年人犯罪问题探析


未成年人犯罪问题探析

夹江县人民法院  张熹臻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未成年人犯罪问题日益突出,未成年人犯罪已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和司法理论研究的重点。为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犯罪,深入推进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本文结合我院2010年-2013年审理未成年人案件的情况,试对未成年人犯罪的现状、特点、成因以及相应的对策和建议等进行分析。

一、我院2010-2013未成年人犯罪统计

1、审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数量、涉案未成年人数及各自所占比例。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未成人犯罪案件数

11

18

22

9

刑事案件总数

217

207

210

178

所占比例

5.1%

11.5%

10.5%

5.1%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未成人犯罪人数

26

28

33

12

   犯罪总人数

345

298

349

239

所占比例

7.5%

9.4%

9.5%

5%

2、各年龄段涉案未成年人数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14周岁以上不满16周岁

2

3

1

2

16周岁以上不满18周岁

24

25

32

10

3、未成人犯罪主要涉及的犯罪类型

犯罪类型

排位前三的案件所涉罪名

2010年

(件数/比例)

2011年

(件数/比例)

2012年

(件数/比例)

2013年

(件数/比例)

财产型

犯罪

1、抢劫

4/23%

6/32%

7/50%

6/40%

2、盗窃

4/5%

4/7%

11/19%

0

3、抢夺

0

0

0

0

暴力型

犯罪

1、故意伤害

2/7%

5/19%

3/9%

2/14%

2、聚众斗殴

0

1/33%

0

0

2、强奸

0

1/17%

0

0

其他类型

犯罪

1、介绍卖淫

1/50%

0

0

0

2、掩饰隐瞒犯罪所得

0

1/14%

0

0

3、寻衅滋事

0

0

1/30%

1/33%

4、非监禁刑适用情况


2010年

(人数/比例)

2011年

(人数/比例)

2012年

(人数/比例)

2013年

(人数/比例)

管制

0

1/3.6%

0

/

缓刑

9/35%

18/64%

11/33%

5/42%

单处罚金

0

0

0

/

免予刑事处罚

0

1/3.6%

1/3%

0

5、有犯罪前科的涉案未成年人数。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有犯罪前科的

涉案未成年人数

5

8

11

3

6、共同犯罪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数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共同犯罪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数/人数

11/26

9/19

13/24

5/8

7、涉案未成年人文化程度分布情况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文盲

小学

   4

10

9

6

初中

16

15

21

5

中专、高中

6

3

3

1

其中含在校生

2

1

3

2

8、来自农村、辍学在家或无业、留守的涉案未成年人数。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来自农村的涉案

未成年人数

24

27

30

12

辍学在家或无业的涉案未成年人数

22

26

33

12

属于留守的涉案

未成年人数

21

25

29

11

二、未成年犯罪所呈现的特点、犯罪成因分析

(一)、未成年人犯罪的特点

1、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及人数占据较大比例

从2010年-2013年,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件数在我院审结的刑事案件总数中均在5%以上,尤其在2011年中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达到了11.5%的比例;未成年人犯罪的人数均在总犯罪人数中普遍处于7%-10%的范围,只是在2013年有所下降,占据5%的比例。从统计的第一项表格中可见,2010-2012年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数、人数及所占比例均呈现出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即2010-2011年犯罪案件数上升较快,2011-2013年有所回落; 201年-2012年犯罪人数呈上升趋势,2013年出现较大幅度下降。不过,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数、人数及所占比例虽现有所下降,但仍在高位徘徊,未成年人犯罪形势不容乐观。

2、未成年人共同犯罪案件增多,连续、多次作案频发 

未成年人共同犯罪的案件在近几年呈多发趋势,结伙犯罪倾向明显,且有连续作案表现。从统计第一项的两个表格中,可以看出虽然2011-2012年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数及所占比例下降,但2011-2012年未成年人犯罪人数及所占比例却有所回升,二者在升降趋势上的反差,正是因为未成年人共同犯罪案件数量增多以及部分未成年人参与成年人犯罪所导致。未成年人犯罪群体的组合大多是同学帮、邻居帮或地区帮,具有能量大、范围广、流窜性强、成案率高、社会危害性大的特点。此外,未成年人在作案中往往表现出十分幼稚的心态,一旦得逞便连续作案,比如在一起盗窃案中,未成年被告人在第一次盗窃得手后,于后几日连续三次盗窃,直至被警方抓获。此类情况在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并不少见。

3、犯罪类型集中于财产型、暴力型犯罪

未成年人犯罪主要集中于财产性犯罪和暴力性犯罪,抢劫、盗窃、故意伤害成为主要犯罪类型,此三类犯罪案件数占未成年人犯罪的绝大多数,特别是抢劫犯罪非常严重。寻衅滋事、抢夺、强奸数量在未成年人犯罪类型中居前。

4、涉案未成年人文化偏低,辍学、无业、留守的农村未成年人居多

从未成年人文化程度来看,普遍偏低,集中于小学、初中文化程度,所占比例有增大趋势,其中系初中辍学的未成年人占较大比重,未成年在校生犯罪的情况仍有发生,但文化程度系文盲的未成年人在2010-2013年均不存在。从未成年人身份上看,农民或辍学、无业以及留守的未成年人是犯罪的主体,大量的农村和无业未成年人因失学或辍学流入社会,无人监管或无事可做,从而成为走向犯罪的主要群体。

(二)、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分析

未成年人犯罪与其生理、心理发展等内因密不可分,也与社会环境、家庭状况和学校教育等外在因素有关。

 1、未成年人身心迅速发育,个体需要和客观满足之间存在矛盾,道德、法制观念薄弱是导致犯罪的主观原因

首先,未成年人生理发育与认识能力、控制能力以及其它身心发展之间的矛盾,导致犯罪。未成年身心发育不成熟,思维简单,情绪不稳定,自我控制力差,好胜心强,易感情用事。当感情受到刺激时,易冲动,做事胆大妄为,不计后果,具有极大的盲从性、突发性和偶发性。其次,物质金钱需要与家庭、社会无法满足之间存在矛盾,使个别未成年人走上犯罪道路。一是个体需求增加而难以得到满足导致犯罪。二是家庭遭遇疾病等困难,为解决困难铤而走险。再次,近年来人们注重发展经济,忽视了对未成年人的教育,未成年人的文化程度偏低,对于法律的认识很少,理解不深,其道德和法律观念淡薄,往往为盲目追求个人私欲而不惜以身试法。

2、社会消极因素是导致未成年人产生犯罪的客观原因

未成年人由于认识问题直观、肤浅、片面,对家庭、学校、社会环境中的各种消极现象,不能作出正确的评价和判断,遇有外因刺激,极易诱发犯罪。第一,近年来,金钱至上的价值观日嚣尘上,正确的人生观不彰,社会范围内道德的滑坡,均对未成年人正确价值观的形成造成不良影响,许多未成年人认为人生的价值在于享受,但又无谋生手段、享受资本,一遇诱惑便酿成千古恨。许多未成年人因辍学而过早流入社会,就业问题无法解决,成为无业人员,为了生计或满足一时享乐,便干起违法犯罪之事。第二,家庭环境、学校教育中的消极因素也直接影响了未成年人犯罪的可能。家庭环境庭教育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有着的潜移默化的作用,直接影响着未成年人的思想和行为,实际上涉案未成年人中多数出身于离异家庭或单亲家庭,大部分系留守儿童,父母管教不当、管教不力,与未成年人犯罪有直接关系。与此同时,当前学校教育中存在轻视思想教育、不重视人权、教师师范作用没有充分发挥、教育教学方法陈旧、教育的功利性太强等消极因素,导致未成年人对社会和人生的看法出现偏差,有的在校期间开始犯罪,有的刚出校门就走进牢门。第三,文化市场的失控,部分媒体、影视中的消极因素的影响也是未成年犯罪的诱因。不良文化的泛滥,部分媒体,影视作品、网络游戏中充斥着暴力、色情内容,对未成年人身心产生巨大的腐蚀,且往往加以模拟、效仿,久而久之,积恶习成恶性,终获违法犯罪恶果。同时沉溺于网络是诱发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未成年人频发的盗窃、抢劫案件中,其犯罪动机多数是为了支付上网费用。

3、同龄群体不良交往的影响

同龄人的相互交往在未成年人的社会化过程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少数未成年人之所以走上违法犯罪道路,并恶性发展,是与其未成年同龄群体的不良交往息息相关的。不良交往往往是未成年人走上团伙犯罪道路的起点。一些被家庭和学校排斥或抛弃的不良青少年,在不良亚文化的吸引和感召下,聚集在一起,通过不健康的娱乐、游荡、交谈等方式形成不良交往的亚文化群体。他们相互观察、模仿,使得原有的错误的社会意识、不良的个性品质和行为习惯得到强化,然后经过犯罪学习,违法尝试,加速下滑,沦为犯罪团伙。未成年人犯罪团伙,以其独特的行为方式如隐蔽、暴力等与社会对抗,社会危害性极大。
   4、矫正和帮教不到位,是个别未成年人再次犯罪的一个原因

矫正、帮教配套措施落实不到位,出现个别未成年人再次犯罪。社区矫正及相关帮教措施的配套实施并不理想,未成年人犯罪后相关矫正、帮教措施无法落实,服刑结束后,仍然无法融入社会,导致再次犯罪。

三、预防、减少未成年人犯罪的对策和建议

未成年人犯罪是多种原因综合作用的结果,预防、减少未成年人犯罪必须多管齐下,形成合力:一方面立足预防;另一方面对已经发生的犯罪采取妥当措施,防止重新犯罪,最大限度预防和减少犯罪的发生。

1、优化未成年人成长的社会环境。目前,社会经济的多元化和道德的多层次化,未成年人成长面临的社会环境更加复杂,政府要下大气力,采取有力措施,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良好条件。要坚决打击违法活动,坚决取缔 “黄、赌、毒”,消除各种“污染源”。坚持经常性执法,防止“运动式”执法,不给违法犯罪活动生存空间;要净化文化领域,加强出版市场、广播影视市场、游戏娱乐市场的监督管理,创造良好的网络环境,加强未成年人活动阵地建设,满足全面发展的需要;完善社会保障,增加就业机会;完善医疗、就业和重大风险保障体系建设,保证重大疾病能够得到及时救治,避免因意外事故或重大疾病导致犯罪发生;加强务工培训,加强对人员流动的指导、调配、管理,引导人力资源有序合理配置,创造更多就业机会,避免因盲目流动引发犯罪。

2、改善学校教育。采取措施,改善学校教育,发挥学校教育对预防犯罪的积极作用。一是要更新教育理念。改变教育观念,培养适应社会需要、掌握生存本领、有社会公德的公民,在培养公民思想、公民意识上下功夫,在培养独立精神、造就创新人才上作文章,重视研究和运用适合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教育理念、方法和方式。重视能力培养,重视德育和体育,培养健全人格。二是创新教育思维。从重严管、重惩罚转向重关心、重培养转变,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尊重学生的创造精神、人权和尊严。兼顾个体差异,因材施教,因人施教。教育学生学会做人,使学生懂得做人比知识更重要,能力比知识更重要,尊重生命和健康最重要。三是培养法治观念和意识。教师树立尊重法治和规则思想,切实贯彻执行教育法律法规,教育学生自觉遵守法治,养成尊重和按规则办事的习惯。四是切实维护合法权益。认真执行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法等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妥善处理管理与服务、引导的关系。       

3、改善家庭教育方式,改变学校教育理念,建立健全的社会化管理教育机制。家庭教育是早期教育、基础教育,应强化父母对孩子的责任,和睦家庭关系,创造良好家庭氛围,启动社会机制,对具有严重缺陷的家庭进行社会干预和救助;学校教育要把教书和育人结合起来,改变目前片面追求高升学率,忽视素质教育;重智育发展,轻思想政治工作的做法,加强对学生品行、素质、性格的培养,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要不断完善和加强帮教、矫正工作机制,为预防再次犯罪提供了有力保障,一方面要建立健全社区矫正工作机制,将不适合监禁的未成年人安排在社区进行矫正,使他们尽快融入社会;另一方面要完善帮教制度,开拓领域,借鉴先进经验,在帮教未成年人罪犯方面迈出坚实的步伐。

4、积极探索未成年人犯罪审判的新措施、新方法。针对未成年人犯罪的新情况、新特点,充分运用审判职能,以有效的措施和方法实现对涉案未成年人的挽救和预防:第一,推行圆桌审判。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将控、辩、审三方同处一个审判圆桌,在控辩式审理中融入说理式审理,对被告人讯问时使用专用语言,态度温和,关爱与严肃并重,明之以法,晓之以理,动之以亲,消除未成年被告人恐惧和对抗心理,用通俗的语言对被告人进行法制教育,促使其真诚悔罪,认罪伏法。第二,开展“法律进校园”活动,让学生零距离接受教育,以案说法,增强学生法制观念。第三,推行调查、回访、帮教制度。将未成年被告人在审判前、审判中、审判后的表现情况全面记录在案卷中,依靠各方力量跟踪回访、考察帮教,落实帮教措施,预防重新犯罪;对在自由环境中的未成年被告人联合家庭、学校、社区,共同关心,共同帮教。

5、加强司法、劳动改造工作。认真贯彻“教育、感化、挽救”方针,落实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最大化原则,对符合条件的未成年人犯罪尽可能适用非监禁刑,创新改造方式,积极探索新方法,坚持有效制度和方法,增强改造效果,避免再次犯罪。